《破晓》——四川省“静心读党史、青春献给党”主题征文比赛一等奖作品
作者: 毕橡烛 日期:2021-10-26 浏览次数:1173

一切的开始,由鲜血铺就而成

无辜的孩子,妇孺带着惊恐消融于大地

不安在无数人的头顶上奔逃四逸

像瘟疫一般泛滥成灾

入侵者却在神像前虔诚祷告

黑夜总是漫长而绝望的

谁也不知道黎明在何时出现

一声枪响,惊出了破晓

失魂的人夺回了灵魂

开启了觉醒的新纪元

蓦然间,一点火星隐约爆出火光

但,无人注意,无人在意

入侵者不会相信,星火可以燎原

自以为缔造了永夜

最终也被终结于黎明破晓的时分

枪响惊出血腥气

一面红旗,撕开了混沌已久的旧天地

红船至今都漂泊在浙江嘉兴的南湖上

草原雪山还留着他们未完结的故事

井冈山上连风雪都铿锵有力

敢于来一场史无前例的开天辟地

他们散落在哪里,就让星火飞扑到哪里

因为他们知道,这不是人间

因为他们愤怒,谁将这魔鬼放出了地狱

信仰在火中弥坚

愤怒的红色焰火不断地席卷

摧毁一切麻木的伥鬼,肮脏的丑陋

终于,新世界在涅槃之火中诞生

终于,他们赢回了属于自己的人间

有魔鬼来过这片土地

但没有神明庇佑这里的人们

因为世上没有神明

但,世上有“敢叫日月换新天”的他们

他写“见信如晤”

即使知道这一去是难以归来

又写“展信舒颜”

没来得及深想故乡的云

一声号角,几声枪响

便将他拉回硝烟尘土里

墨痕未干,匆匆压在了心口

替手中的枪上了膛

那封未写完的信成了绝笔

没人给故乡的云朵送去这里消息

染血的信笺搁浅在未开始

“见信如晤,展信舒颜”

是世界上有且仅有的我

尝试写下的第一句温柔语

枪林弹雨从不是儿戏

怀揣笔墨未干的书信

心急如焚,可我仍在前行

心有挂念,却做不到驻足转身

心忧故里,但我安于战火喧嚣里

难以抽身,不可撤离

在最后,我看见了我的骨血融进大地

成了一座界碑,立在祖国的疆土里

我的祖国,我的人民,我最亲爱的战友

不必记住我,我就是你们

我看不到的明天

你们会替我看清楚它的可爱美好

在烈火中,

我最可爱的人啊,

又见到了你们久违的笑

魂兮归来,魂兮归来!

九年坐落而成的人民英雄纪念碑

肃穆得令鸦雀难应

碑身之上

是整个近代史诗的总长

赤红烈火中

处处都是你们定格出的永恒

人们终将会老去,但你们永远年轻

我们终将成为你们

故乡的云朵

永远为你驻留在那片天空之上

雪域的高原

永远有不落的雄鹰盘旋

新世界的我们

为你看清你们留下来的世界

万般美好,千般可爱

为的是,有一天

我也在烈火中

看见可爱的人,伸出怀抱

向我可爱的笑

而我可以说得出,这人间的万千美好

模设20-2班 毕橡烛

地址:四川省广元市利州区学府路265号   Copyright ©2020-2021 四川信息职业技术学院版权所有